当前位置:首页 > 清流新闻网 > 清流文苑
清流南隘寻古
2018-06-28 11:14:38  来源:清流县政协  责任编辑:佚名  

●江天德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在清流有一座名叫南隘的山峦,其历史风华,让人仰望,引人登临。

清流历史上有“八景”,亦称“清流古八景”。即:东华翠嶂、西桥横笛、南极白云、北渡孤舟、雁塔晓钟、龙津望月、灞涌金莲、半溪残雪,这些成为清流人挥之不去的记忆。然而,清流还有一处鲜为人知的人文古迹,即南隘。南隘之下是后龙山,位于现武警大队后山一带。

2014年冬,因应县政协出版《清流客家古建筑》的要求,我和县政协原办公室主任、退休干部刘建煌老师,雇请当地三人当向导劈山寻古迹,登临南隘。为探究竟,我预先查阅《嘉靖·道光清流县志》,书中记载:清知县汤传榘《重扩后龙山记》,后龙山在城内南隘之下,清邑来脉自龙山入城,峰峦耸拔,至此跌下,稍平旷,可数十亩许,迤而北再起一小峰,曰赤峰,下为平地……造河路总戎王公议清流为三邑要领,添设兵驻扎清邑,欲以此地建造营房。今年5月22日,早上约6时。为了配合拍摄《清流萦流》专题纪录片,我再次登上了南隘。

我们从县粮食仓库边上绕道,沿武警大队围墙外,顺着山脊而上山。行走约200米后,往右翼一条上山小道婉延而上。沿路尽是残墙断壁掩映在绿树之中,石砌台阶时而可见时而埋入泥土中。继续往上攀登约100米,映入眼帘的是绵延的古城墙、战壕和残墙处处,这处地平坦开阔,有疑似兵器储备库遗址、有瞭望台遗址、有屯兵遗址和练兵场遗址等等,登高眺望,清风徐来,令人心旷神怡。

向导曾绍生(72岁)介绍说:“往南面看到的山岭,当地人称上鹅岭,现在叫南极山,可通宁化县谢坊、安乐,以及连城县长汀县等地;南隘也称下鹅岭,武警大队位置本地人称是篓簧岭;篓簧岭上方靠近南隘叫作天子地,以前的战壕依稀可见。解放前,这里被飞机炸毁。以前的人不识飞机,有青年看到飞机飞来,站在战壕上向飞机指手划脚打招呼,结果飞机扔下炸弹,炸死好多人。后来过了好久,才知道是国民党的飞机。”如今的南隘,东面以樟树为多,还有人在树枝上系上红绸,有人许愿还愿的;山脚下就是有许多传奇故事的樊公潭,也就是城区水口位置,可通达龙津镇的横口、大横溪等村庄,嵩口镇、田源乡、灵地镇和李家乡等乡镇,外接龙岩地区,是古时候的官道,水路必经之地;南面以松树、杂树、灌木为主,西面以低矮杂树为主,北面以低矮松树、杉树和毛竹为多。

南隘风景这边独好,美得让人不忍离去。站在南隘,远眺清流城区群山起伏连绵不绝,绿荫处处风景怡人,闽江上游九龙溪从县城蜿蜒流过,展现出婀娜曼妙的“S”型身姿,惟妙惟肖,好一幅太极之城美景;近观森林幽静环境优美,是市民观景休闲游玩的好地方,更是游客缅古鉴今的好去处。

根据刘建煌老师介绍说:“南隘山有古建筑,为兵家镇守隘口所以叫南隘,城关本地人也叫这座山为南寨。清流古城筑有城墙,自岛内三面傍水环城外,后山亦依山而筑与岛内城墙相接,东接‘东隘’(今金鼎大厦后,通横口路段),西连‘山河雄镇门’(今龙津市场后面路段),后山巅峰处筑有‘南隘’(也称南顾、南薰)。清知县陈桂芳著诗文《登南顾楼》,诗曰:足蹑危楼数千尺,一时平步上青天,可提赤手扶明月,下视群山仅一拳。”由此可见,当年的南隘景色之美和壮观。

“这里的城墙和战壕被飞机炸毁,还有就是五几年县里建电影院时,有居民拆城墙挑城砖去卖,二分钱一块;还有本地人在南门一带建房子砌猪圈垒鸡窝都上来拆城墙,一块城墙18斤。”62岁的余建新摇头叹气地说。我随手翻过一块城砖,每一块城砖的一侧刻着‘城’字,另一侧刻着‘典史曾监造’的字样。此刻,不禁产生让人遐想和钦佩之情。以前的衙役,即如现在县有关部门的干部一样,对制造城砖的一种敬畏,这里有一种责任追究终身制的标示和警示;同时,也是一种责任和担当。

当几位向导把杂树、杂草清理开来,面向龙津河一侧的城墙全都呈现出来;这一刻,让孙继峰导演和几位摄影师大呼过隐。孙导说:“这些城墙、这些战壕,真的是清流历史的见证,是清流曾经辉煌的诉说,是清流千年古县的印证,今天,我们一行人收获太大了。清流我爱您!”

下山来,我站在东门桥上回望南隘。从站东门桥这个角度仰望,南隘是一座天然巨型峦佛,极象传说中的弥勒佛!

大佛面朝龙津河,座南朝北。山峰是佛那肥硕的大脑,左右两座小山峰却似大佛的两条粗壮的胳膊,中间一座小山峰俨然就像是大佛挺起的大肚,南隘山峰下的山坳里平添一处开阔地尤如那大佛开怀大笑的大嘴,应该就是当地人说的天子地吧;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许多的坟茔,占此风水宝地。

清流人有福气。大佛是大自然的造化,更是大自然赠予的。早晨,晨霭有若祥云,盘蕴着;午时,阳光四射,整尊大佛有如塑着金身;夜幕降临的时候,大佛浑身似乎穿着一袭黛色袈裟,看着这人世间,脸上微笑着。雨天,大佛全身象是涂上一层青色,盘腿而坐,他守望着;晴天,大佛全身象是洒上金灿灿的金粉,在阳光的照耀下褶褶生辉,大佛仿佛乐呵呵地笑着。佛是一座山,山是一尊佛!他朝夕与清流城区“S”型的太极,相依相伴、连成一体,融入日常,融入血液。

晚上,我又查阅了《清流县志(民国)·形胜》,这里记载:“南隘,峻峙山巅,原设古楼一座,后依城,前俯县治,左设锐台,右倚巨石,四面皆堪瞭望。每遇寇警,守御着恃此为建瓴之地,全城所要紧者。隆庆六年,知县桑大协改先年,戴旦先年所建,名曰南顾者曰南薰;后因火灾,知县邓应韬奉知府唐世涵重修。康熙年间,知县汤传榘增置敌楼,其后复废。嘉庆十外年,知县邓万皆又置小楼,年余复毁。民国初年重建,今废。”由此,足见当时清流后龙山以及南隘之险之重要。

据县博物馆刘光军馆长介绍说:“清流后龙山以及南隘,还是清流县城保卫战期间的一道重要屏障和军事要隘。曾绍生老先生介绍的飞机炸毁战壕一事,应该是清流县城保卫战的前奏,说明当时的清流已经进入非常危急时刻。”

清流县政协文史资料《清流革命遗址遗迹通览》载:1934年10月,主力红军开始长征。11月26日,敌52师卢兴荣部兵力5000余分两路由嵩溪、大路口、牛屎塘及嵩溪、岭下、供坊进犯清流城。清流县委、县苏维埃政府执行闽赣军区关于“备足粮食、坚师城池”的指示,指挥游击队等600多武装人员坚守县城。激战一天,清流县城失守,除保卫局长梁国斌率部分游击队、少先队突出重围,由安乐、洋坊撤往宁化之外,其余人员均被围城内。此役,县委书记林圣才、宣传部长兰汝洪、嵩溪区委书记余梓才等60多人壮烈牺牲,县苏主席王兴旺、副主席邹春才、裁判部长林锦斌、军事部长伍先球、城郊苏区主席严荣柳等100多人被俘。这一仗,使土地革命以来清流培养起来的革命力量几乎丧失殆尽,其损失之重,为同时期周围几个县城失守时所罕有。县城失陷,史称“清流县城保卫战”。清流苏区在失去主力红军依托的情况下,依然坚持斗争了近两个月,成为中央苏区最为巩固的战斗堡垒。(《清流革命遗址遗迹通览》文史资料由《中国出版集团。现代出版社》2016年11月第一版,第66页)

岁月随历史流逝,沧桑与壮烈让人不忍回眸。这上山小道边密林下,青苔覆盖着旧城墙的断壁残垣,显示出它的历史厚重感,述说着它曾经的壮烈与辉煌。

我们能够预见,假以时日,清流南隘定会绽放耀眼的光芒,造福一方百姓。我们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。

主管单位:中共清流县委宣传部 地址:清流龙津镇龙城街22幢
闽ICP备10031772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11007号
电话:0598-5329559 业务合作QQ:1476150670 投稿信箱:1476150670@qq.com